股票天下

股票配资

addicn 您所在的位置:股票天下 股票配资

亏损近8000万!场外配资炒股遭遇“崩盘”,大股东却套现离场

2021-9-14| 来源: 网络整理| 查看: 26

“我借钱给你炒股,亏了你承担,赚了你享有,给我利息就好。”

场外配资炒股的话术,带给了投资者们一种超乎自身资金水平的希望,只是没想到是,股价崩了,本金也拿不回来了。

按照数位投资人的说法,他们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自称是专业操作股票的“赖联文”,并达成了合作:赖联文支付保证金,而他们提供4倍(每个资金账户杠杆不同,该4倍指的整体平均计算数据,个别投资人杠杆率高至9倍)的杠杆资金账户供其操作,投资人每月收取月利率1%的利息(每个资金账户利息有差异,该1%指的整体平均计算数据)。

投资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在本起事件中,赖联文一方从数位投资人处共计拿到资金2亿元,集中买卖力盛赛车和苏州龙杰两只股票,之后股价却出现崩盘,致使投资人亏损高达8000万元,而两家上市公司的股东早已在高位套现。

由此,一场由场外配资引发的纠纷闹得不可开交。8月31日,投资人方的代理律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正在起诉阶段,等待开庭。

就上述投资人的“指控”,《国际金融报》记者也尝试联系赖联文一方,但遗憾的是,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沉默”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高额利息诱惑

事件经过要回溯到2020年,在A股行情大好时,场外配资炒股的现象又悄然兴起。

“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自称是专业操作股票的赖联文,其表示可以提供固定收益方式实现投资盈利。赖联文支付保证金,我们提供4倍的杠杆资金账户供其操作。”在月利率1%的高额利息吸引下,周礼(化名)等投资人动心了,由此达成合作,以二级市场场外配资的方式签订《借款协议》,协议借款人(乙方)有的是赖联文,有的则是赖登练。

2020年8月19日,另一投资人陈华(甲方)也与赖登练(乙方)签订《借款协议》。合同显示,赖登练将借款保证金800万元汇入陈华指定银行账户,而陈华出借1200万元,且将一个总资产为4000万元的指定股票账户交付给赖登练,其中2000万元是两融绕标资金。收益方面,借款利率(年化)为借款金额的14.4%,即每个月支付利息14.4万元,出借资金利息按照每月收取。

亏损近8000万!场外配资炒股遭遇“崩盘”,大股东却套现离场

投资人提供的借款协议合同

《借款协议》还明确指出,“乙方可以使用股票账户内资金总额购买上海或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的股票,盈利归乙方所有,亏损由乙方承担,即乙方对上述账户进行股票买卖等操作产生的一切风险和后果由乙方承担,与甲方无关。在本协议执行期间,乙方只需按本协议每月月前向甲方支付利息。”

甲方对于乙方购买股票也提出了要求,原则上业绩优良、流通股本规模适度、流动性好,并且提出单只股票持仓成本不得超过账户总资产的60%。协议对于警戒线和平仓线也提出了规定,当股票账户内乙方借款保证金低于60%时(此为预警线),甲方有权禁止乙方继续买入股票;如果股票账户内乙方借款保证金低于甲方规定的警戒线,乙方应立即存入保证金达到60%以上方可继续操作。当股票账户内乙方借款保证金低于50%时(此为平仓线)甲方有权做平仓处理。

带着“美好收益憧憬”,起初彼此合作确实“甜蜜”,但没有延续很久。过程中,投资人发现股票账户内越来越集中买卖苏州龙杰和力盛赛车两只股票。而2020年12月17日,两只股票几乎同时出现“崩盘”,且连续数个交易日大跌,投资人账户因此亏损。

根据投资人给《国际金融报》记者的统计数据,在本起事件中,赖联文和赖登练共从投资人处拿到资金2亿元,总体杠杆率为1比4,但是由于账户所买的力盛赛车和苏州龙杰股票崩盘,致使投资人亏损高达8000万元。对此,投资人表示,一直在尝试找到赖联文要求赔偿损失,对方却以没钱为理由不予赔偿。

对于因没钱而不赔偿的说辞,周礼等投资人是万万没想到的,当初都感觉赖方还是有一定“实力”,不至于还不起钱。另外一位投资人李林(化名)也告诉记者,在此之前,他也曾配资炒股实现收益,当时觉得此次配资炒股问题不大,更何况赖方(指赖联文和赖登练)看起来还是具备一定背景和实力的。

自称“市值管理”

事发后,投资人认为此事没这么简单。

根据投资人提供的陈华账户的流水,委托日期2020年8月25日至2020年9月30日之间,该账户分批买入了苏州龙杰、力盛赛车等多只股票。相对应的是,截至2020年9月30日,在力盛赛车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新进一位名叫陈华的流通股股东,持股数为139.11万股。

多位投资人提出疑惑:数个资金账户后来为何集中买入力盛赛车和苏州龙杰两只个股?两只个股股价为何几乎同时出现崩盘现象?期间却有上市公司大股东套现离场,投资人提供的配资账户难道成为“接盘者”?

“此前有投资人与赖联文一方电话沟通合作时,赖联文和赖登练宣称与上市公司合作是提供所谓‘市值管理’服务。”周礼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赖联文是私募基金管理人上海翎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备案的私募产品大量购买苏州龙杰和力盛赛车两只股票,而赖登练是赖联文的幕后老板,也是整个事件幕后操控者。

亏损近8000万!场外配资炒股遭遇“崩盘”,大股东却套现离场
亏损近8000万!场外配资炒股遭遇“崩盘”,大股东却套现离场

周礼进一步告诉本报记者,就股票账户操作过程来看,通过自买自卖影响证券价格和数量。区间里,力盛赛车和苏州龙杰均出现不正常的股价上涨走势,更为“诡异”的是几乎同时崩盘。

从交易过程来看,上述两家上市公司却有股东实现“高位套现”。

以力盛赛车为例,根据其前十大流通股东变动信息,2020年二季度内“新进”上海翎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翎巧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和上海翎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速赢翎巧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三季度上海翎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翎巧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产品减持。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2月18日,上海翎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翎巧6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新进”力盛赛车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持股数为223.4万股。与此同时,前十大流通股股东苏维锋减持317.32万股A股流通股。

事实上,名为苏维锋的流通股东,2020年年内频繁出现在力盛赛车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而且年内减持动作频频,累计减持股数756.28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苏维锋持股数量为938.86万股,而至2020年12月31日,苏维锋持股数量为182.58万股。记者查阅力盛赛车近年业绩报告,在高管名单中没有找到此人。

亏损近8000万!场外配资炒股遭遇“崩盘”,大股东却套现离场

对于投资人的“指控”,《国际金融报》记者多次尝试联系赖联文和赖登练,但一直无法拨通对方电话,也尚未收到对方的短信回应。

随后,《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到了赖方委托律师,该人士对记者表示,作为赖登练和赖联文的部分经济纠纷业务的委托律师,其接触了一些投资人,并一直在进行债务协调工作。

记者为了获得更多相关最新信息,近日再次联系该委托律师,其仅回应称,“他们委托范围有限,我无权过问这些事情,请你与他们本人联系。”

曾回应股价“崩盘”

从力盛赛车股价来看,总体呈现大涨大跌“坐山车”行情。2020年12月初,力盛赛车开始大跌,2020年12月2日至2021年1月11日,股价累计跌幅超过47%。

亏损近8000万!场外配资炒股遭遇“崩盘”,大股东却套现离场

其中,2020年12月17日和2020年12月18日连续跌停。彼时,针对股价交易异常波动,力盛赛车公告称此前信披不存在需要更正、补充之处,近期没有对股价产生较大影响的未公开重大信息,也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控股股东和实控人在股票交易异常期间不存在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形。

此后,力盛赛车股价震荡回升,走势仍表现为大涨大跌,2021年9月1日收盘价为15.2元/股,最新市值为24.31亿元,流通市值14.78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力盛赛车是中国汽车运动运营服务商,2021年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81.48%至1.17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51.58%至694万元。

2020年12月期间,力盛赛车股价暴跌的原因是什么?2020年12月18日,苏维锋减持317.32万股,如何解释股东苏维锋高位减持行为,为何没有披露该股东减持公告?力盛赛车与上海翎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赖联文、赖登练之间是何关系,是否存在过“市值管理”服务交易内容?

带着上述疑问,《国际金融报》记者此前致电力盛赛车,对方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不存在股票操纵行为;力盛赛车与翎巧资产管理、赖联文及赖登练之间均不存在关联交易。”

对于股东苏维锋2020年12月18日的减持行为,上述工作人员回应,“持股比例在5%以下的股东,其买卖股票属于个人行为,不在监督范围之内。”

与此同时,记者也曾尝试向另一家涉事方苏州龙杰发送采访函,就股价期间暴跌、股东高位减持、与赖方关系等问题提出疑问,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据统计,2020年12月16日至2021年1月14日,苏州龙杰跌幅超过59%。2020年12月17日跌停后,苏州龙杰继续迎来4个跌停板。对于股价交易异常波动,当时其公告称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包括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在股票异常波动期间未买卖公司股票。

此后,苏州龙杰股价低位震荡。2021年9月1日,苏州龙杰收盘价为16.3元/股,最新市值为19.39亿元,流通市值4.85亿元。

亏损近8000万!场外配资炒股遭遇“崩盘”,大股东却套现离场

资料显示,苏州龙杰产品主要为差别化涤纶长丝及PTT纤维、PBT纤维、再生环保纤维等,涵盖了FDY、POY、DTY复合丝等差别化产品工艺类别,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民用纺织领域,少量应用于工业领域。

2021年上半年,苏州龙杰营收同比增长37.19%至4.31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16.35%至0.15亿元。

配资炒股风险几何

市场不乏配资炒股现象,投资者配资炒股有哪些诱惑和风险?

上海因咖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白耀华律师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投资者配资炒股的诱惑通常在于可以放大杠杆,另外非法的配资平台还会对外进行虚假宣传,营造出“低门槛或者零门槛,配资公司出钱,投资者来炒股,赢利都归投资者”的错觉。投资者配资炒股的风险在于,配资炒股在“放杠杆”过程中,存在巨大的交易风险,投资者很容易爆仓,特别是十倍及以上的杠杆,可能一个跌停板就会爆仓,投资者根本没有时间进行及时止损就背上巨额债务。另外,非法的配资炒股不受法律法规保护,极有可能发生盈利归配资平台所有,亏损由投资者自己承担,投资者还要支付配资平台高额的手续费,最后难以获取经营者的经营地址等信息,导致投诉、维权无门的境地。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熊文律师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配资炒股实质上是投资者与配资公司之间的民间借贷行为,通过缴纳保证金的方式,投资者可以借入一定倍数的炒股资金,同时配资公司收取一定的利息。配资炒股的诱惑在于可以加杠杆,一般的融资融券业务杠杆倍数为1至2倍,但是配资炒股可达8倍杠杆甚至更高。这种高杠杆炒股行为对于投资者都存在巨大的风险,一旦出现亏损,投资者就会承担几倍负债。此外,还可能遇到所谓的配资公司骗取投资者保证金“卷钱跑路”。

事实上,监管层打击配资炒股行为的态势趋严。从法律角度而言,投资者配资炒股有哪些法律问题,如何认定违法责任?

白耀华告诉本报记者,首先是如何定性配资炒股的问题,如果是符合条件的投资者,可以申请向证券公司开通融资融券业务,进行信用交易,这是一个证券投资行为。但是对于民间的非法配资炒股,究竟是一次投资行为,还是属于民间借贷行为,这往往会产生争议和纠纷,投资者的权益无法得到充分保障。根据《关于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改革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指出,民间配资炒股平台如果未取得特许经营许可的资质,其与投资者签订的股票配资合同将会被认定为无效,因此如果合同认定无效,投资者的收益都将无法得到保护。

熊文也向记者表示,一般而言,监管部门的主要目标是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维护证券市场秩序,从而更注重对配资公司的监管。2019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改革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中明确规定,股票信用交易作为证券市场的重要交易方式和证券经营机构的重要业务,依法属于国家特许经营的金融业务。对于未取得特许经营许可的互联网配资平台、民间配资公司等法人机构与投资者签订的股票配资合同,应当认定合同无效。对于配资公司或交易软件运营商利用交易软件实施的变相经纪业务,亦应认定合同无效。

“如果投资者利用配资炒股的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交易操纵股票价格,将会被采取市场禁入措施,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罚款。例如,近期证监会对张飞、张雄控制60个账户配资炒股操纵弘宇股份股票价格的行为进行严厉惩罚。”熊文进一步表示。

如果因为配资炒股出现亏损,投资者应该如何正确处理?

“配资炒股和一般的炒股行为只是资金来源不同,但这并未改变股票投资的高风险和盈亏自负的属性。一旦场外配资合同被确认无效,法院不会支持投资者以其因使用配资导致投资损失为由请求配资方予以赔偿的主张。”熊文提出建议,“与其考虑出现亏损如何处理,投资者需要更多地建立风险意识和对股票市场的敬畏心,选择证监会批准的合法证券经营机构进行投资交易,远离场外配资活动,以免遭受财产损失。如因参与场外配资被骗,及时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白耀华也指出,投资者配资炒股,应该向有资质的证券公司申请开通融资融券业务,进行信用交易,量力而行。如果出现亏损,应该根据自己自身的承受能力及时止损。如果误入非法的民间配资炒股平台或者公司,应该及时拨打12386证监会热线电话及向各地证监部门投诉举报,或者向公安机关及时报案,非法配资炒股平台以提供配资炒股为名,招揽投资人在交易平台上根据A股市场行情数据进行交易,从中收取手续费、递延费等行为将涉嫌构成非法经营罪。

本文源自国际金融报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 分类:股票配资

kongbai
分享到:

热门图文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图片新闻


    股票交易


    推荐新闻

    CopyRight 2018-2019 股票天下 版权所有 www.gptx.cn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我要反馈 | 友情链接 | RSS订阅
    重要提示 文章部分内容及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作者版权,若有疑问可与我们联系。侵权及不实信息举报邮箱至:309627027@qq.com
    文章中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